朱民:未来几年美国是世界经济波动最大风险因素

2016-12-14 11:18:59 来源: 网易有什么办法赚钱快
0
分享到:
T + -

朱民 主题讲话 (来源:网易有什么办法赚钱快)

网易有什么办法赚钱快12月14日讯  2017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在“展望2020”主论坛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表示,在未来不但是明年,而且一两年,美国经济成为全世界经济金融波动的最大的风险因素,当我们说整个经济格局是比较平稳的,美国的新总统横空出世带来一个新政策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也正在进行一个深刻的格局变化。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主持人:谢谢厉以宁教授的精彩演讲!

抑扬顿挫,很有启发,您所说到的经济学当中的道德问题,确实值得大家思考。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出现之后,大家就在谈论这个话题,虽然谈论这个话题,是否我们真正解决了问题?刚才厉老提到了道德问题、法律问题,说到这是两个底线,这个底线怎么来建立,实际上不仅是中国人在思考,世界都在思考;不仅是现在在思考,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也一直有人在思考。刚才厉老讲的时候我也查了查,美国的前总统肯尼迪说过有关他们经济当中的道德问题,他讲的话和中国的现实并不相同,但是可以在这个时候跟大家分享一下。他说几个关系让大家感觉到我们的世界不同,地理让我们成为邻居,历史让我们可能成为朋友,经济利益让我们成为合作伙伴,眼前必须要做的事情让我们成为同盟,但是上帝让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如果一旦我们成为朋友,我们就不能分开,这里面他们所说说的“上帝”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道德和宗教。

经济学家也有人讲有关道德的作用,比如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德·费尔普斯,他提到更多讲的是收入的分配问题,是社会的公正问题。厉老刚才所提到的也有企业家的精神问题,所以你讲的很多话让我们有非常多的启发,再次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厉老的演讲,谢谢您,非常感谢你!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先生演讲,有请!

朱民:感谢会议的邀请,感谢丁磊和李黎总的邀请,使我有机会参加这个会议,也特别荣幸能够和我非常尊重的厉以宁老师、茅于轼老师、宗总同台发言,这是一个很大的荣誉,刚才听了厉老师和茅老师的发言,正如我之前很多次听他们发言一样,都有很多很多的收获,也向他们表示敬意。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做沟通,这一节会议的主题是“展望2020”,我把我对世界2020的一些观察给大家做一个报告。我的题目叫“世界经济2020:变局、波动和机遇”。

我所看到的世界,我认为正在进行一个巨大的结构性的变局,这个变局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以及危机以后的政策不断的演化和形成,直到今天,整个经济正在从经济、政治和社会多方面的角度发生深刻的变化,未来的五年,一定会非常的波动,也会非常的精彩。

第一,从现在看,整体经济仍然是在低位运行。

我们可以看到全球金融危机以后,2010年有一个很强烈的反弹,但是这个反弹紧接着整个的全球GDP增长速度一直在缓缓地下降,一直下降到今天,在过去的几年里,无数的机构预测,“由于经济会缓缓地下降,我们会再次进入危机”,这一切没有发生。无数的机构说,“我们的经济经过了缓缓下降以后,应该有强烈的反弹”,也没有发生。

这次全球经济发生了192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经济在缓缓的往下走的时候,他在一个低的水平维持,在一个低的均衡水平,没有危机,但是就是低。理解这一点很重要,为什么会发现这个现象呢?因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全球的经济运行从原有的轨迹,蓝色曲线的轨迹,平行下移,压到了低的水平。蓝色曲线是2007年对全球经济GDP应该有的延伸和预测,红色的曲线是2008年做的预测,假设有了危机以后,微微下降,但是继续往前走,黄色的曲线是全球经济实际的运行曲线。我们可以看到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他把全球经济的水平使劲往下压了一个层次,平移到低的水平。理解这一点特别重要。

第二点,我们对未来五年全球经济增长的潜在增长速度做了一个分析,全球经济的潜在增长速度由投资的潜在增长速度,劳动力增长的潜在增长速度和劳动生产率的潜在增长速度决定。蓝色的是投资的潜在增长速度,红的是劳动力的潜在增长速度,黄色的是劳动生产率的潜在增长速度。我们可以看到危机以后,全球潜在增长速度大幅下降,未来五年仍然在低水平,因为:1、过去七年投资水平很低;2、人口的老化,劳动力增长潜在水平在下降;3、全球的劳动生产率水平在过去十年是下降的,虽然我们还是占很高的权数。因为整体水平下移,未来潜在的增长速度在下降,所以全球经济在未来的几年里,应该是在低水平运行。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低GDP增长、低投资、低贸易增长、低FDI、低通货膨胀、低利率水平、低油价这样一个整体低的,但是是均衡水平缓缓增长的大环境。这个都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事实,这是一个确定的事。

但是,这个世界忽然发生了一个很有趣的事,美国做了一个选举,他选举出了一个新任总统,这个总统跟我们以前理解的有很大的不一样,他提出了很多新的政策,所以美国在未来几年的变局影响全球经济的格局,所以我们必须来看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以及他对美国和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我们看特朗普的经济政策,特朗普说了无数的话,如果把他所有的经济政策归拢起来的话,可以归纳成三条。第一点,他要减税,他要把居民所得税从10-39.6%七档减到三档10-25%,他要把公司所得税从35%降到15%,这是全世界公司所得税的格局,整个趋势是从意大利,在20年以前是55%的水平逐渐往下降,这个蓝色的区域是OECD国家的平均公司税的水平,过去20年里,从32%的水平降到22%,降了10个百分点,世界上最低的公司税是加拿大和英国,15%。所以美国客观上具有公司税减税的空间。这个黑色的线是美国的公司税的水平,太高。共和党从来强调减税,共和党今天同时有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所以我说他一定会做这个事。

第二件事,特朗普说他要把工作留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理由是美国的出口远远小于他的进口,赤字太大,所以他要把工业留在美国,他要退出TPP,他要退出北美贸易区,我觉得这个不会发生。因为TPP现在看来,国会也不会批,他也不会推出,北美贸易区不那么容易退出,因为已经是法律,但是他可以谈判,他也会强调一对一,包括对中国强烈的贸易谈判,我觉得这个都会发生,因为历来政策上,美国的贸易政策在白宫,所以我想这也会发生。

第三个,他说要对美国基础设施投资5500-10000亿美元,具体的数字不是很清楚。我们从左边这张图可以看到,这是全世界衡量基础设施质量的一个指标,这个当中的红色和蓝色的是美国,我们可以看到危机以前,美国的基础设施指标在最高水平的时候,大概是6.3%左右,还是不错的,仅次于德国,危机以后急剧下降,下降到5.8%,甚至低于日本。在右边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对基础设施的公共投资,在1990年的时候,GDP的2.8%,在今天只有GDP的1.4%,这2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的GDP的政府投资下降了50%,美国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急剧下降,道路陈旧、铁路太慢、桥梁不安全、码头和港口陈旧,所以美国有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而且公共政策空间也存在。这个事情,我觉得他也会做。

如果他做这些事的话,他会对美国和世界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呢?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对他怎么实施他的政策不知道,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计划,他的细节,他准备怎么实施这些方案。而所有这些事都是非常技术、非常细节、非常法律、非常政策的过程,这个市场就开始猜测,市场开始猜测。

市场的第一个比较大的猜测,美联储会加大加息的力度。美联储今年加息这个市场没有问题,问题是美联储明年会以怎样的速度和强度加息,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普遍认为美联储明年会温和地连续加息,跟去年不一样,去年只是年末加了一次,今年一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加。这就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张图前面黑色的点是美联储向世界公布的他可能加息的日期,比如说第三个点是2018年的6月份,达到水平是2.25的水平。绿色的区间是他可能有的浮动区间,这个红线是市场认为美联储可能实现的政策利率。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市场预期和美联储公布的信息有一个巨大的差距,这个缺口我们叫风险溢价。特朗普当选以前,所有的美联储说的加价都从来没有实施所以是美联储的曲线向市场的曲线走,但是特朗普当选以后,这是第一次市场现在意识到,可能市场这根红的曲线要向美联储的黑的点和蓝的曲线靠拢。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全球的资本市场会有重大的变动,因为整个的资产必须重新安置。

大家想想2011年,10月份的时候,那时候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讲了要放缓QE的发言,仅仅是这个发言,就使得市场把那个红线向美联储的曲线靠拢,全球金融市场巨大的波动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美联储怎么增加他的透明度,往前走市场的曲线,怎么向美联储的曲线靠拢,就是全球金融市场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风险。

当特朗普要增加美国开支的时候,美元预期走向,我把美国的走强曲线,蓝色和红色,以及在美元走强里一些发生危机的国家的数字用右边的指标表达,是红色的线条加在了一起。大家可以看到,美元第一次走强的时候是80年代,在那个时候我们发生了拉美危机。大家可以看到,美元第二次走强的时候,发生了第二次危机,那是亚洲金融危机。为什么美元走强会发生危机呢?因为美元走强公司和国家有美元负债,就必须承担更多的利息支出,就要为你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付这些利息,你的资产负债表就会恶化。美元走强,美国国内的利差,利息和当地市场的利差会缩小美元资金趋于流回本国市场,如果当地的市场更多的依赖美元资金,这个市场会垮台,这就是80年代在拉美发生的,这就是90年代在亚洲发生的。所以今天美元又一次走强,预计美元会继续走强,在这个情况下,市场会产生怎样的波动,这又是第二个很大的,很大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说得很好,他说他要减税,他要增加开支,这当然是好事,美国人很高兴。但是钱从哪里来,所以他必须有这个财政赤字,今年的美国财政赤字已经占到GDP的3.3%,估计按照特朗普的政策的话,财政赤字本来预测是2.6往下走,现在看来会往上走,变成4%左右,整个政府和财政的债务会往上走,因为财政赤字进口增加,美国的经常帐户的赤字会从今年的3%不到增长到明年的3.8-4%左右,所以美国会回到财政和经常帐户的双赤字,而且都会高于4%,就是回到以前的水平。大家说没问题,这是美国人的事,但是如果美国有双赤字的话,一个很可能的结果,美元会再一次走弱,这就会产生波动,这又是一件很大的事。

美国的债务怎么处理,也是面临的问题,根据现在国会的决议,美国的联邦政府的债务,从目前的GDP76%左右逐渐下降,下降到70%左右,69%左右,这个大概是在十年以后,但是现在整个债务在往上走,按照特朗普的政策,这个债务会进一步往上走。美国债务往上走是不容易的,因为他必须要国会的批准。大家想想2011年,美国的债务达到上限,奥巴马跟国会谈判没有成功,我那时候在华盛顿,所有华盛顿的地铁、公园全部关闭,政府的员工全部放假回家,美国的政府瘫痪了不算,全球金融市场一片波动,全球经济往下降,因为对美国的华盛顿政府能否发挥作用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特朗普上台以后,这个事情又将发生,什么时候?2017年3月15号,无论特朗普是多么的傲慢,明年3月15号,他得去求国会,请他们提升美国的债务上限,他能否顺利地提升美国的债务上限?不知道。所以,这又是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

回到所有的这一切,特朗普要增加政府的开支,要减税,恢复美国经济的增长,我们预测美国经济的增长,今年是2.4%左右,但是长期来看,未来五年会走到2%的潜在增长水平,但是特朗普的政策会把美国的增长强势地往上拉,明年他的目标是3.5-4%,我觉得可能会达到2.8-3%。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2.8-3%能否可持续,经济增长是一个好事,但是不可持续的话,就加大全世界经济波动。特朗普的政策,政策是确定的,实施是不确定的。由此产生的对全球经济增长和金融增长的冲击和影响是巨大的,美国经济上升或下降一个百分点对经济的影响,蓝的是直接影响,红的是间接影响,把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加在一起的话,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影响,美国一个百分点可以影响到0.7到0.8个百分点,这个没问题,他们是北美贸易区,如果看其他的国家,看中国,也会影响中国0.35个百分点,GDP的波动,特别是红色的地区是间接影响,是你很难估测的,全球的信息传导信心的影响。比如说法国,法国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只有0.1%,但是间接的影响可以达到0.4%,这个是波动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把这个加在一起的话,在未来不但是明年,而且一两年,美国经济成为全世界经济金融波动的最大的风险因素,当我们说整个经济格局是比较平稳的,美国的新总统横空出世带来一个新政策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也正在进行一个深刻的格局变化。

全球经济正在进行一系列深刻变化,第一个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全球人口在继续缓缓地增加,从今年的74亿人口到2100年的110亿人口的增加,这是好事,劳动力增加了,但是人口结构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红色的曲线是南部非洲的人口增加,劳动力增加供给逐渐上升,一直到2100年都是正的。绿色是世界上其他地区人口的增长,劳动力人口的增长,高峰在2005年左右,逐渐下降,到2030年开始,到2040年开始负增长。这个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

第一,因为人口增长结构的变化,全世界经济增长从人均GDP的高的地方走向了低的地方,而全世界的需求也因为这个结构变化,因为新增的人口在非洲,他的总需求仍然是有限的,因为他大部分是低收入国家。人口变化的同时,收入分配又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高收入从50年代开始到2001年,整个占收入比重在不上升,中产的比重不断下降,典型的看一个美国的例子,美国中产阶级占总收入的比重,从60%左右跌到了56%,我们可以看到,劳动工资所得占整个GDP的比重,工资比重从56%跌到了48%左右,跌了八个百分点,而整个中产阶级的收入从58%跌到了46%,跌了12个百分点,而整个工资的收入从64%、65%左右跌到了58%,跌了八个百分点,收入分配对全球的总需求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有钱的人可以吃一万块钱的美味,不可能一天吃一万斤的大米,而且特别是对于进口的需求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和发达国家经济继续变轻,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危机以前,我们都说美国的服务业太高了,要往下调整。但是实际上美国的制造业在不断的往上走,危机以后略有调整,今天是78%,欧洲的制造业、服务业的成本继续上升,达到74%,日本的服务业略有下降,全世界的经济在变轻,这又是一个很新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企业不愿意持有重资产,特别是在高科技的情况下,所以投资急剧下降。以今天的投资水平和2007年的投资水平相比,全世界丢掉了25%左右的投资,25%GDP百分点的投资,大家可以看到,美国的投资,黄色的是企业投资,绿色的是政府投资,美国丢掉了25%左右的投资,绝大部分是企业投资,企业不投资,经济低增长是一个概念,整个产业结构在变轻,这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需求在变轻,又是一个很大的结构性变化。

油价在下跌,而且油价的价格会继续保持在低位,对世界产生收入分配重大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这张图是两个因素,一个是油价的下跌,一个是总需求,一个是供给,红色的是传统的OPEC的石油供给,蓝色的是新的页岩油的石油供给。我们可以看到油价的第一个大幅度下跌,因为传统OPEC过多的生产了石油,总供给过剩,经济下降,总需求下降,油价大幅度下跌。但是油价的第二次大幅度下跌是虽然OPEC减低了对石油的供给,蓝色的页岩油继续增加供给。今天整个世界的边际生产者的定价是页岩油,谁是页岩油的主要生产国,美国,在特朗普的政策下,会继续鼓励美国生产页岩油,出口美国的页岩油和天然气,蓝色的部分会不断扩大,虽然红色的部分,OPEC可以达成协议减产,但是不解决任何问题,因为在未来的十年里,全球现有的石油产能的50%会老化退出,新进来的石油行业是谁?新进来的石油行业50%是页岩油,页岩气,页岩油、页岩气今天的成本是多少,40到50美元一桶,所以页岩油的价格决定了石油的价格,未来石油的价格在下降,这又是一个巨大的价格下降。

与此同时,全球的贸易增长速度,大家可以看到,绿色的是GDP增长,蓝色的是贸易,危机以前,贸易增长永远高于GDP增长,但是危机以后是第一次GDP增长超过了贸易增长,有很多理由解释这个现象。最有意思的现象,人口的需求偏好发生了变化。这张图是对比2003年到2006年期间,2012年到2015年期间,收入增长的每一块钱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弹性,当中的是45度线,如果我们对进口品的需求弹性不变的话,那就是说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在45度线,而在实际生活中,这是发达国家,这是新兴经济国家,所有的国家都在45度线以下,也就是说收入增加了,但是我们对于进口商品的需求在下降。现在我们还是没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些现象,但是在经济学中几个特别重要的东西是不能动的,人口的变动是根本性的,影响巨大的。第二个是需求偏好。这张图表明,我们人的需求偏好在过去的几年里,对进口的,特别是制造业产品发生了变化,这又是一个巨大的结构性变化。

因为贸易的这个变化,全球FDI下降很厉害,FDI直接投资在2000年左右占4.8%,2013年占GDP的2.8%,跌了40%,这是过去40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与此同时,科技的创新正在对整个世界发生双重影响,我们今天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间,我们每天听到和见到无数的创新,但是创新还没有转化成生产力,所以劳动生产率不断持续下降,而创新产生的威胁使得没有人愿意投资。

有了Airbnb以后,谁还敢投资旅馆业,因为Airbnb全球损失了一万亿美金在旅馆业的投资,这也是现在投资下降很重要的原因,在技术转化的过程中,世界总是处于低迷状态。所以,在技术转化过程中,劳动生产率以美国为例是急剧下降的,最高峰的是2001年期间,现在随着新技术的产生,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企业不投资,所以劳动生产率急剧下降,从1.5%下降到0.3%的平均水平。当然对世界影响更大的是政治的不确定性,这是我们对全世界的国内政治、社会安定做的一张图表,在2001年,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绿的,绿的表明社会是和谐的,是安定的,逐渐15年以后,到2015年,没有一个国家是绿的,几乎所有国家都进入橘黄,甚至是红的,那是危机状态,全球的政治风险大大加大,这次政治风险不再是地缘政治,也不再是国家之间,伊拉克、叙利亚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矛盾,而是国内的政治压力加大,比如说英国的脱欧,比如说美国新总统的选出,这个会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

在金融市场上,最大最大的一个变化,美联储强化加息,而日本和欧洲的央行延续负利率和零利率水平,所以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差距不断扩大,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的差距不断扩大使得全球的资本流动,特别是在货币市场上,也就是汇率的波动不断加大,所以在过去的12月里,我们可以不断看到,整个汇率贬值、欧元贬值、日元贬值,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等一系列的货币贬值,货币市场的波动成为全球金融市场最大的风险点。

汇率市场的波动本身不重要,问题是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如此密切关联的世界里,这张图有很多的内容,在他的左上角是讲全球金融市场的关联性,讲他的关联系数,这是几千个、几万个不同金融市场的统计和分析。这个蓝的是危机以前的金融市场的关联度,红色的是危机以后的金融市场的关联度,我们可以看到,危机以前,所有的金融市场、衍生产品、债券、股票在0.4左右,危机以后升到0.7-0.8,我们知道今天市场的互动是非常强烈的,这个不足为奇。我们发现了另一个现象令人担忧,那就是右下角的这个,这是我们想办法把市场的共赢性和市场的流动性联合起来分析,蓝色的点是市场在危机以前相互的关联性和共赢性,基本上属于正态分布,有个是负的低于零,有的高的达到0.6到0.5,但是基本是平衡的分析。这个讲的是市场金融产品的关联度和共同的移动性,这个横的坐标是讲的市场的流动性,越往外走,流动性越小。危机以后,用红的点来看市场的关联性,所有的关联性都平行上移到0.7、0.8的水平,市场的关联性大大加强。但是这个不是我要说明的,我要说明的是当市场的关联性大大加强的时候,市场的流动性急剧下降,全部移到流动性的低水平,这个在理念上,所有人都卖出,所有人都买进,资金往一个方向走,流动性一定紧张,但是这是第一次我们从统计,从全世界金融市场统计来证明了这一点,这个结果仍然让我们所有参与这项工作的人感到极大的震惊。因为,今天市场的共赢性已经是一个事实,市场是共同移动的,高达70-80%,市场共赢的同时,流动性的紧缩也是必然的结果,如果市场朝一个方向走,流动性加大紧缩,这个社会发生什么事,这个时候只能发生一件事,那就是市场的大幅度的波动。

我们确实观察到了市场大幅度的波动,我们用标准方差的移动来观察市场的波动,100天的平均移动来看这个标准的方差,如果市场是一个标准方差移动,在统计上我们认为是可以允许的,如果是两个标准方差的移动,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波动。两个以上的波动,那就是“黑天鹅事件的黑天鹅事件”,2015年,我们观察到美国的股票市场,最大的出现了一次5.5个方差的移动,这是1928年以来,美国最大的股市波动,美国的国债市场出现了6.5个方差的移动,这是1962年以来美国最大的债券市场的移动。这在以前几乎是不能想象的。

问题还不在这里,问题在发生了那么大的波动,居然没有发生股灾,所以这是对全世界政策决策者来说,如果市场产生如此历史性巨大波动的时候,你在那一分钟要判断,这是一次巨大的、史无前例的波动,还是危机的前兆,你会面临危机。没有人知道,这是全球金融市场今天最大的结构性变化,也是最大的风险。

所以,感谢你们的支持,如果把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的话,我觉得全球经济整体低位运行这是确定的,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贸易保护主义这是确定的,他的实施是不确定的,我们不知道,美国金融经济走势是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而在这个时候,全球经济结构性的变化,我觉得这也是确定的,人口结构的变化,整个引起的需求偏好的结构变化,贸易的变化,劳动生产率的变化,政治风险的上升和科技在过度时期产生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个是全球经济在未来五年面临的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和结构变化。所以,全球的政治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成为我们目前的最主要的风险,我觉得这个是确定的。全球经济增长波动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在未来五年一定会加大,这是确定的,不确定的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以多大的强度变成波动,甚至变成危机。

谢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再次感谢大家!

【精彩图集】

【专题报道】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厉以宁吴敬琏等大咖出席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精彩观点荟萃】

吴敬琏:潜在增长率下降不是靠发票子能解决的

厉以宁解释负效率三大原因:企业个人目标不一致

朱民:未来几年美国是世界经济波动最大风险因素

龙永图:美日欧没资格来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邱晓华:2016年后的中国经济已经走向筑底企稳

宗庆后:世界经济危机远没过去 还在继续恶化

刘永好:现在中国很多产品世界第一 投资要转型

易金经 下载网易有什么办法赚钱快APP:深度揭秘牛人动向 炒股不再愁!

机构看盘

百战经典

牛人论股


何泱子 本文来源:网易有什么办法赚钱快 责任编辑:冯立启_NF46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有什么办法赚钱快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网上快速赚钱方法
+ 加载更多快的方法赚钱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快的方法赚钱

态度原创

美女网上快速赚钱
约会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有什么办法赚钱快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